注册   登录
关于黄小明 | 大师著作获奖作品大师荣誉
艺术人生
 
  该拿什么致你的青春,
  你清澈的眼眸,
  有种无法阻挡的锐利,
  能看透木心里的故事。
  
  有人说你是巫师,
  用雕刀切割人的灵魂,
  在你盛放的作品面前,
  我只想变成一朵花,
  俯首敛眉,
  低到尘埃里,
  期待与你下一世的相遇……
  
  
个人简介

黄小明,1965年生于浙江东阳。中国工艺美术大师、中国木雕艺术大师、非物质文化遗产“东阳木雕”代表性传承人,北京故宫皇极殿乾隆宝座复制者。

获得浙江省民间艺术家、金华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,浙江省十佳能工巧匠、浙江省劳动模范等荣誉。现任中国工艺美术学会常务理事、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常务理事、中国木竹雕刻艺术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会长、中国木雕艺术专业委员会副会长、浙江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、浙江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青年大师委员会会长、浙江省创意设计协会副理事长、上海华东政法大学人文学院客座教授、浙江农林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兼职导师、金华市第六届政协委员、东阳市第十一届、十二届、十三届政协委员。

他16岁从事艺术雕刻,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勇于创新,每件作品融入独特的构思和理念,他开创的“速写木雕”,把美术理论中的速写技法与东阳木雕融合,极具装饰性。他独创的“超写实木雕”,增强了造型立体感,极具现代性。他设计的“竹简式木雕”、“取景框木雕”,丰富了东阳木雕的表现形式和装饰范围,彰显了东阳木雕的人文气质与古典情境。他设计的《宝月金荷》,运用多种材质相结合工艺,以水缸养荷的造景手法,结合雕塑语言,完全剥离了传统木雕的表现形式,开创了东阳木雕立体雕塑的新境界。他创作的木雕插屏《吉庆平安》存入“神舟十号航天主题艺术芯片”,跟随“神舟十号”见证了中华民族复兴进程中伟大的时刻。无边框现代感十足的《游》系列被选入围艾琳?国际工艺精品奖,以表彰作品的优秀的设计和精湛的技艺。30多件国家级及40多件省级金奖、银奖作品,是其木雕优秀创意最佳的诠注。

历时两年复制的北京故宫皇极殿乾隆宝座,是东阳木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精品。他设计的安徽九华山大愿文化园内部装饰工程,运用各种木雕语言,精妙地阐述了地藏菩萨的大愿文化,被称为“雕刀下的梵唱”,是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中的现代设计典范。他主持设计的北京饭店装饰、杭州雷峰塔大型壁挂、昆明翠湖宾馆装饰、吉林敦化六顶山、镇江北固山多景楼、江西拟岘台、南京牛首胜境、山东青岛即墨古城等诸多大型工程,营造出充溢人文气息的软环境,与整个装饰空间浑然一体,受到无数人的仰慕与尊崇。

创新永远,创意无限。黄小明在木雕艺术道路上秉承传统,张扬个性,不倦前行!

  
  
 
艺术风格
 
  传统为里,时尚为表
  对一位优秀的木雕艺术大师而言,谙熟于木雕语言,只是基础。运用木雕语言,糅合其他艺术语言,表达自己的思想与情感,才是风格所在。
  从一件风格鲜明的木雕艺术品里,你不仅能嗅到木材纯净的清香,还能嗅到幸福和感动的味道。黄小明大师坚信这一点。
  他还坚信,风格是最好的引路人——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,于千万人之中,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刚巧赶上了,这就是际遇。
  他还坚信,风格是最强的吸引力——优秀的木雕作品,会成为让人们悦活的重要内容,从而推动他去创作,推动你去拥有。
  虽然他的作品变幻多姿,但风格始终鲜明——以灵动创意,为寻常题材营造崭新的印象;或者拣拾被同侪忽略甚至抛弃的题材,开拓一片别人未曾选择的风景。
  他用木雕表现速写,开创出“速写木雕”。
  他把传统木雕的写实做到极致,表现肌理与质感,开创出“超写实木雕”。
  他从相机中得到灵感,以满地薄浮雕为底,中间主体却用深浮雕甚至高浮雕,新创了“取景框木雕”。
  从他的作品里,你可以看到故事,可以触摸到一颗柔软细腻却又粗犷奔放的心。
  这正应了大师的一句话——我的心,就是我的风格。
  
  
 
艺术断想
 
  平 衡
  在东阳木雕构图中,常会提到平衡。这种平衡不是均衡,不是满地散花式或者对称式的布局,而是主次、虚实、动静、明暗等因素和谐处理,以形成稳定而愉悦的视觉效果与文化审美。这种平衡,其实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朴素的辩证唯物主义的折射。
  一切“丛林”,都有着赖以平衡的一整套规则。
  如果说东阳木雕是座“丛林”,那么,它无法回避的一对关系就是产业与艺术。
  产业化经营给艺术生产领域带来滚滚财源,让艺术家有了生存下去的可能,这是大众文化时代的馈赠,是我父亲那代人靠一技之长而养家糊口所无法想象的。但一切都以逐利为导向,会不会让艺术失去原有韵致?
  道可道,非常道,产业与艺术的关系,以及艺术产业化的过程,有着无数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“道”。产业的研究者会去勾勒所谓的良性循环,而艺术的拥趸则会批判文化商人的竭泽而渔。就像东阳木雕,虽是全国产业化程度最高的木雕流派,但同样面临这种善意的指责。
  实际上,产业与艺术完全不是矛盾。艺术的产业化要让受众产生愉悦之感,这是文化产业赖以生存的前提。对东阳木雕艺术家来说,赚钱是生存之需,无可厚非,但无论怎么赚钱,终究不能伤害艺术生产与传播的根本。
  木雕的产业化与艺术性,关系类似同居。如果破坏了这种复杂而微妙的关系,就会导致失衡。
  真正的双赢,其实并不难。就是“凡事留有余地”——艺术家要在赚钱的基础上,进行更丰富的艺术创作,从而为产业奉献源源不断的产品和财富。这样,才能够给产业的增长与艺术的灵韵留下充分的空间,才能有更多的获利机会。
  这就是赚钱的智慧,也是产业与艺术的平衡。

  传 承
  小时候,我们经常玩一种叫“接力赛”的游戏:前者跑一段路后,把手中握着的棒交给下一人……如此一棒一棒接续下去,直到终点。
  后来,我们学到了一个词:薪火相传。也就是传递火把。道理其实和接力赛差不多,不同的是接力赛不能掉棒子,否则就是失败;而传火把则不能让火焰熄灭,否则也是失败。
  再后来,我们知道了——掉棒子就是“断代”,也就是传承的链条在某个环节突然中断了。火把熄灭则是“湮没”,就是某种艺术从世间消失。
  棒子掉落了,但仍在地上,可以拣起来继续跑步。就像某个时候,艺术的发展突然中断。这个中断的因素或许是战争,或许是灾害,但只要天灾人祸过去,艺术依然会内生延续。
  火把熄灭了,就很难再燃。除非队伍中的某个人带着火种,或者会钻木取火、聚焦点火等技术。但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,很多神圣的火种都取自有着特殊意义的圣地,想要把火炬送回去再燃,是种莫大的耻辱。许多濒危的手工技艺,就像火把,一旦熄灭,永难再燃。
  东阳木雕的传承,当下其实形势严峻。因为,我们缺乏一种薪火相传的精神。在古代神话里,所有护送火把的使者都知道——火焰代表光明,代表精神的力量。而当下的一些从业者,只看到火焰能照亮眼前的利益,却没看到火焰能照亮更远的长路。
  在木雕传承人的培养上,我们曾经“掉棒子”;在木雕技艺的传承上,我们是否会“掉火把”?这是每位木雕艺术家都该思考的问题。
  是否怀着敬畏之心呵护东阳木雕艺术,并努力让它的火焰长明不熄?每个稍有理性的从业者,都该如此拷问自己。
  所以,传承,既是技艺的传承,更是精神的传承——对技艺的热爱与敬畏,以及创新——努力把自己的创造力融入木雕技艺,把传统与创新的一切,把有利于东阳木雕发展的一切,传递给后人,让火焰的光芒,愈加炽烈。
  
  
 
  ICP:浙ICP备13001601号  浙江新东阳木雕有限公司  技术支持:新瑞文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