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平凡而又伟大的父亲

发布日期:2017-06-17 18:18:10        信息来源:本站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214
摘要:明天便是父亲节了,与时下流行的节日所不同,这个节日并不被多数人记得,尽管如此,它依然一个温情的日子。如果说母爱是水,那么父爱就是山,它亘古绵长又无声无息,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,总是能回忆起,关于父亲的点点滴滴……

明天便是父亲节了

与时下流行的节日所不同

这个节日并不被多数人记得

尽管如此

它依然一个温情的日子

如果说母爱是水

那么父爱就是山

它亘古绵长又无声无息

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

总是能回忆起

关于父亲的点点滴滴

……

在浙江东阳的最南部,有一个名叫千祥的古镇。这里土地肥沃,四季分明,雨量充沛,是人杰地灵、久负盛名的江南药材之乡、草编之乡。

1922年的春天,我的父亲诞生于此,爷爷奶奶希望他能像竹子一样地茁壮成长,给他取了一个与家乡的树有关的名字——黄树银,从此,父亲便与家乡的这一片片的竹林打了一辈子交道。

故乡的竹林茂密葱绿,整片整片的林子连在一起,孩童们常常在竹林中玩耍,欢声笑语弥漫山林,更在山谷间久久地回荡,成为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里最单纯也最动听的声音。

或许是受到千祥镇在传统手工艺方面的浓厚氛围的影响,又或者是父亲本身在手艺上的巨大兴趣与天赋,总之,在同龄的伙伴还在竹林中撒欢嬉闹的时候,我的父亲就早早地拜师于东阳竹编大师黄培金,刻苦学习竹编工艺。

三年的学艺生涯让父亲从同门师兄妹中脱颖而出,很快他便出师了。此后,父亲走家串户,为乡亲们编制竹编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具,闲暇之余,他更是手把手地将自己的手艺传授给村民,让他们逐渐自己掌握了编制简单工具的能力。

后来,父亲成为了东阳地区屈指可数的竹编工艺美术大家,他的名气越来越大,做的作品也有许多被博物馆展出和收藏,

忙碌的日子里父亲对我们姐弟的照顾依然是无微不至,虽然没有富裕的生活,但一家人的日子还是和和美美的。

直到1980年父亲退休,这个时候他本来应该有更多的时间空下来去感受生活,然而忙碌了大半辈子的父亲闲不下来,记得当时东阳竹编工艺厂的领导来找我的父亲,和他提及厂里正在集全厂之力创作竹编屏风《九龙壁》,父亲便主动要求参与其中。

在《九龙壁》的创作中,父亲主要负责技术难题的攻关,同时作品中的水纹、水花等细节则是由他亲手制作而成。后来,《九龙壁》被评上了全国竹编行业唯一的国家工艺珍品,还被送到了香港展出,得知消息的父亲欣慰地笑了。

千祥镇属于山镇,交通一直不发达,镇上的马路几乎都是狭小的山间泥路,车子根本无法方便地进出,也因此,镇上的乡亲祖祖辈辈都仰赖与山林田地的粮食与树木过日子,一些特产要运出山去卖只能靠扁担和推车。

依靠竹编手艺走南闯北多年,父亲慢慢积攒了一些钱,虽然平日里他自己还是按照清贫时期的习惯过着生活,对我们姐弟几个也并不过多地给予物质上的满足,但在某一件事情上,父亲花起钱来丝毫不手软,那就是捐资为镇上修桥铺路。

现如今,千祥镇宽阔的盘山公路车来车往,商业氛围日渐浓厚,乡亲们的生活也逐渐的富足。而对于这些捐资的马路、亭台,父亲却从未与人提起过。家人对他的这种反哺家乡的情怀都表示支持,但在他的要求下,我们也不去过多地和外人说起,就好像从来没有过这些事情一样。

父亲淳朴而平和的生活哲学,给我的人生带来了多方面的积极影响。从我入门东阳木雕,勤勤恳恳地学艺,到如今在木雕界小有名气,我始终还是秉承着父亲那般谦逊、温良的做人风格,对待艺术、对待他人,都永远怀着无比尊重的心态。

有时候天气晴好,老父亲还会拿出他的那一套家伙什儿来编一些篮子什么的。这种时候,我总会把我儿子叫出来,让他陪着爷爷做竹编。小家伙拿着对他来说巨大的工具,玩耍性地敲敲打打,老父亲看到了,总会开心地哈哈大笑。

现在的老父亲,腿脚明显已经没有了当年利索,脚步变得开始蹒跚缓慢,脊梁也不再挺拔了,两鬓已经开始发白,那位无数次将我高高举过头顶的父亲,如今他再也举不动我了。

每每想到这,心里都有股酸楚涌上来。看着父亲在干竹编活的时候努力地想要看清楚每一根竹条的方向,我也慢慢体悟到,时间必定是无情的,它就这样无声地催人老去,不会因为你的不舍而停下脚步。

那么,我只想对我的老父亲说一句:接下去,就让我好好照顾日渐苍老的你吧,就如同我还是孩童时候你照顾我一样!


视频欣赏《我的父亲》

本文的关键字标签: 父亲节   黄树银   竹编   九龙壁   
  • 返回
相关文章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  黄小明木雕
联系电话

0579-86766666

0579-86126666

  • 新东阳木雕微信公众号

    新东阳木雕

  • 新东阳木雕微信公众号

    黄小明木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