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   登录
活动讯息 | 媒体报道

黄小明大师——新锐·新知

·下一篇(739号):黄小明木雕——使命·价值
  摘要: 黄小明大师——新锐•新知 该拿什么致你的青春 你清澈的眼眸 有种无法阻挡的锐利 能看透木心里的故事 有人说你是巫师 用雕刀切割人的灵魂 在你盛放的作品面前 我只想变成一朵花 俯首敛眉 低到尘埃里 期待与你下一世的相遇 …


黄小明大师——新锐•新知

 该拿什么致你的青春

你清澈的眼眸

有种无法阻挡的锐利

能看透木心里的故事

有人说你是巫师

用雕刀切割人的灵魂

在你盛放的作品面前

我只想变成一朵花

俯首敛眉

低到尘埃里

期待与你下一世的相遇

 
艺术人生

黄小明

1965 浙江东阳

    师从亚太手工艺大师冯文土

毕业于浙江工艺美术学校

获上海复旦大学EMBA硕士学位

 

中国工艺美术大师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理事

    中国木雕艺术大师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中国木雕艺术专业委员会秘书长

非物质文化遗产“东阳木雕”代表性传承人   浙江省创意设计协会副理事长

上海华东政法大学人文学院客座教授         浙江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常务理事

浙江省民间艺术家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浙江新东阳木雕有限公司创始人

 

黄小明从小就表现出过人的绘画设计天赋。16岁从事木雕创作后,即以创造出鲜明个性的木雕作品深自期许。目前,他有近百件作品获得外观设计专利,是中国木雕界拥有专利最多的大师。

因为出色的创意,高超的技艺,黄小明被誉为业界的“金手指”,已有70余件作品获奖。

同时,黄小明有一双“大脚板”,每年奔走世界各地,汲取各国艺术养分。观念的碰撞与文化的融合,使他创作出大量富含中国传统语言与充沛人文思想的木雕精品,被多国政要与名人收藏,并见诸国内众多名胜古迹与楼阁场馆。

如何使东阳木雕从传统走向现代,并晋身国际艺术舞台,是“大师知识分子”黄小明的当下课题。

专注于创作“现代东阳木雕”,以传统语言进行现代表达。这就是黄小明——中国艺术界的新锐,中国木雕界的新知。
 
 
艺术风格
传统为里,时尚为表。
对一位优秀的木雕艺术大师而言,谙熟于木雕语言,只是基础。运用木雕语言,糅合其他艺术语言,表达自己的思想与情感,才是风格所在。
从一件风格鲜明的木雕艺术品里,你不仅能嗅到木材纯净的清香,还能嗅到幸福和感动的味道。黄小明大师坚信这一点。
他还坚信,风格是最好的引路人——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,于千万人之中,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刚巧赶上了,这就是际遇。
他还坚信,风格是最强的吸引力——优秀的木雕作品,会成为让人们悦活的重要内容,从而推动他去创作,推动你去拥有。
虽然他的作品变幻多姿,但风格始终鲜明——以灵动创意,为寻常题材营造崭新的印象;或者拣拾被同侪忽略甚至抛弃的题材,开拓一片别人未曾选择的风景。
他用木雕表现速写,开创出“速写木雕”。
他把传统木雕的写实做到极致,表现肌理与质感,开创出“超写实木雕”。
他从相机中得到灵感,以满地薄浮雕为底,中间主体却用深浮雕甚至高浮雕,新创了“取景框木雕”。
从他的作品里,你可以看到故事,可以触摸到一颗柔软细腻却又粗犷奔放的心。

这正应了大师的一句话——我的心,就是我的风格。

 

艺术断想

传·承
21世纪的热词里,“传承”是必须载入的一个。
20世纪中,我听得最多的词是“继承”,后缀是“传统”。对于如何继承传统,要求很严格,必须是“革命传统”。而我所知道的“革命传统”,并不包括传统文化,甚至有将其列为“糟粕”的嫌疑,从鲁迅到雷锋,对传统的一切,都痛加批判。社会对这个传统圈子里的人,也不够尊重。在世俗的教育里,诸如“书读不好,考不上大学,就只能做手艺”之类教诲,总让人感觉“做手艺”不够光荣,至少不在我应该继承的传统之列。
看到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黄小明三代同堂的全家福时,画面上精致典雅的中式生活背景,一下子就让我穿越到熟悉的儿时场景。多少良辰美景,却成断壁残垣!对传统的误读,使我们看尽了“你看他起高楼”“你看他楼塌了”的繁华与落寞,一度,文化失落,技艺凋零。而这些精致的木雕珍品、精湛的木雕技艺,却能于黄家留存,不啻为一种幸运。从“革命传统”里走出的黄小明,并未“革”了传统的“命”,倒是继承了“革命”之外的传统——他90岁的父亲,东阳现存最高寿的竹编艺人,历尽劫波后保存下来的手工技艺,以及民间艺人对手工文化日积月累的审美追求。
我试图读懂传承与继承之间的差别与联系。黄家三代,是个极佳的样本。
父亲、儿子、孙女和孙子的脸庞上,那些相似的眉眼与神情里,刻印着基因的遗传痕迹。传承中的“传”,于外人而言,或指技艺的传授。但在一个以手工艺为本的家庭里,它还带着生命密码的遗传,这种遗传有助于建立对祖传技艺的天然的亲近。人家常说“书香门第”“世代簪缨”,这一链条的形成,既有环境的濡染,亦有基因的遗传。
再说“承”,它既指接受与担当,又指承接某种思想、传统和关系等。从字典的释义里,我们不难看出“承”兼具义务与权利——接受与担当,是为义务;承接思想与传统、关系,则具权利。但在现今的传承关系里,我们更多地看到权利,即为获取某种赖以生存发展的技能,而千方百计去承接某个人的思想、传统与关系。
对黄家这样的家族来说,不可避免地存在传承的权利,尽管这不是父辈对黄小明的期许——在父辈看来,他应该跳出糠箩进米箩,不能居庙堂之高,但也不能游走于手艺人的江湖。可是,遗传的基因作用,加上性格中固有的义务与责任意识,成年后的黄小明选择了接受与担当父辈的技艺。他没法不这样做,在这种氛围里成长,家庭是最好的课堂,父母是最好的教师,对手工艺文化的悲悯情怀与智慧,与生俱来。一如他的父亲,在轰轰烈烈的弃艺从商潮流里,依然平和地守着竹编技艺,只是不再为稻梁谋,而为割舍不下的爱恋。
传与承,借助家庭这个媒介,经由血脉这一纽带,把黄小明和父亲、儿子,维系在了一起,催生出中国木雕界最年轻的国家级大师,催生出“黄小明木雕”的品牌。
有意思的是,在国外,很多小众化的品牌,都是一家数代苦心经营而成。这些品牌恪守手工技艺,产量极少,知名度却超过了许多国际大牌。它们,堪为传承的脚注。
随着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推进,“传承”的热度一年高过一年,百年老字号、濒危手工艺,成为传承的热门之选。显然,传承不是一件易事,纯而又纯的家族传承,更是面临诸多挑战。2013年春天,“黄小明”牌木雕产品被认定为金华名牌产品,父辈深思熟虑所取的名字,有朝一日会与古老的东阳木雕产业牵系,这或许是九旬老人所未曾料到的。农村手工艺人的心愿再质朴不过:不求闻达,只求平安;不求大智,只求小明。不惧光明之小,只要能照亮前行的路,就能成为燎原之火。

 

艺术的火种,就这样由父亲传给儿子——在血液里,在思想里;就这样由儿子承接过来——既有传统,又有创新。它以生生不息的力量,映亮了这个东阳最普通的手工艺之家,也是最具传奇色彩的艺术之家。

 

本文的关键字标签: 黄小明大师 新锐 新知
 
  f四川) 
(第1条/192号)  2016/3/12/9
fgfgfgfgfgf
全部  会员  游客  已回  未回  会员已回  会员未回  游客已回  游客未回 全部评论1条 每页5条/1页 |第1页|
  ICP:浙ICP备13001601号  浙江新东阳木雕有限公司  技术支持:新瑞文创